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美
笔趣美 > 历史军事 > 寒门祸害 > 第1642章 任人唯亲

杨尚英为何能取代昔日战功赫赫的卢镗出任浙直总兵,在朝中自然不是什么秘密。

只是顺从和贪婪往往是如影随行的两样东西,杨尚英固然是对提拔他的人忠心耿耿,但通过抱大腿上位的人往往都有着私欲。

事实亦是如此,杨尚英谋得浙直总兵的官职却不思忠贞报国,而是将一只贪婪的手伸向了军饷,从而被地方的御史揭发。

按说,杨尚英付出了被朝廷免职的代价,且内阁亦是同意兵部的这个处置的方案,那么事情已然是划上一个句号。

偏偏天生林算子,令到事情有了新的变数。

林晧然借着杨尚英的贪墨一事,明着是剑指浙直总督兼浙江巡抚赵炳然,实质是想要趁此机会谋取浙江巡抚一职。

在场的官员能爬到这个位置,自然都是精明之人,当即便看穿林晧然的真正企图,却是不得不服务这位礼部左侍郎的精于谋算。

哪怕是静坐在一旁的徐阶,在猜到林晧然的意图后,亦是抬起头深深地望了一眼林晧然。

虽然他很是不甘心,但却不得不承认,这个后辈拥有着令人胆寒的谋略。若不是对方的年纪过于年轻,他还真担心自己首辅的宝座给对方抢了过去。

对于林晧然要削掉赵炳然的浙江巡抚一职,大家并不觉得过分。

若不是杨博那边执意打压胡宗宪的余党,用功绩不显且贪婪无度的杨尚英取代卢镗,亦不会给林晧然一个可乘之机。

“赵炳然虽没有贪墨之举,但杨尚英贪墨军饷竟毫无察觉,本官以为确实应当撤掉他的浙江巡抚一职,以其专注于军务!”坐在林晧然旁边的户部左侍郎马森进行响应道。

刑部左侍郎钱邦彦是苏州府人士,却是跟着开口道:“本官赞成林侍郎和马侍郎的观点,应当撤去赵炳然的浙江巡抚一职,另择公允官员前去担任!”

三位颇有份量的侍郎一起发声,仅是要求赵炳然交出浙江巡抚的头衔,这已然是势在必行之事。终究而言,他们任何一个的份量都远胜于赵炳然,且拿出的理由很是充分。

杨博的脸色阴沉,既是气愤于林晧然抖出杨尚英的事情,又是愤怒于林晧然要谋取浙江巡抚,更是不满林晧然如此咄咄逼人,当即将矛头指向林晧然道:“林侍郎,你当真是打了一个如意算盘!你如此党同伐异,接着是不是要推举你的老乡张伟,老夫看你分明就是要祸乱朝政!”

祸乱朝政,这四个字的声调很高,令到殿中的气氛当即一凝。

虽然各派扶植朋党早已经是事实,但如此当面公然说出来,却是摆明要跟林晧然直接撕破脸了。特别是“祸乱朝政”的指控,更是要跟人结怨。

林晧然放在袖中的手握紧拳头,虽然早知道杨博持宠为骄,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达到这个程度,便是打算跟着杨博争辩。

正是这时,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雷礼突然开口道:“杨尚书,你刚刚推荐你的同乡兼儿女亲家王崇古出任宁夏巡抚的时候,怎么不说你祸乱朝政了?”

啪!

这宛如一个响亮的耳朵般,重重地甩在了杨博的脸上。

如果论到党同伐异和任人唯亲,杨博可谓是当朝的第一人。他刚刚推荐的王崇古不仅是山西蒲州的同乡,王崇古的女儿嫁给杨博的二儿子杨俊卿,毅然是一对儿女亲家。

由于杨博的地位超然,王崇古亦算是资历和地位足够,大家倒没有打算捅破这层关系。但偏偏杨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,指责林晧然任人唯亲,殊不知被工部尚书雷礼狠狠地将了一军。

此言一出,令到气氛当即一阵寂静,众官员屏息凝神地观察着事态的发展。

资历最深的工部尚书雷礼随着严嵩倒台后,得益于他主持重修三大殿等功绩,加上在督造工程上颇有能耐,令到他工部尚书的位置很是稳固。

不过他为了避免徐阶的打击,亦是主动退出了朝堂的纷争,如同一个局外人般地游离于朝堂中。像他的资历今日本该坐到第一把交椅,但被杨博抢去之时,他选择忍让地坐到杨博之后。

只是谁都没有想到,雷礼在这个关口却是突然开口,矛头直指这个不可一世的兵部尚书杨博。只是不知他是要介入党争,还是仅仅看不惯于杨博的狂傲,从而借着这个机会恶心杨博。

徐阶的眼睛微眯,却是抬头望向了雷礼,眼神中流露着几分警惕之意。

袁炜一直安静地坐在徐阶的旁边,这时亦是放下手里的茶盏,抬起头望向了雷礼。

杨博愕然地扭头望向旁边的雷礼,旋即声色俱厉地争辩道:“雷尚书,你此话何意?王崇古的资历和能力足够胜任宁夏巡抚,老夫此番是举贤不避亲,是为国举贤!”

“如果王崇古当真是贤才,昔日在京城便不会落得中下考评被外放离京!”雷礼却是一不做二不休,当即进行质疑道。

杨博的面沉似水,自然不会害怕这个夹着尾巴过日子的工部尚书,却是针锋相对地质问道:“雷尚书,如果当真要翻几十年前的旧账,那老夫且问你:昔日你亦不过是小小的地方推官,却不知因何能官拜尚书?”

雷礼是嘉靖十一年的进士,排名是第二百零八名,初授兴化府推官。因为抱上江西老乡严嵩父子的大腿,这才得以回到吏部任职,进而登上工部尚书的高位。

众官员听到杨博抖出这个昔日的往事,却是不由得大眼瞪小眼,心道:这杨惟约当真是目中无人,竟然如此揭人伤疤。

其实杨博这话有失公允,雷礼昔日是抱了严嵩大腿不假,但他跟吴宗宪那般都是大才之人。严嵩倒台之后,雷礼仍然能稳坐工部尚书的位置,足见他并非投机取巧的官员。

雷礼对此很芥蒂,脸色显得很是难看,当即便是进行争辩。

正是这时,坐在上头的徐阶沉声制止道:“好了,你们二人都住口!”

听到徐阶发声,杨博和雷礼则是纷纷望向了徐阶。

徐阶现在的地位和声望虽然不及当年的严嵩,但已然足够震慑住二人尚书大人。

众官员看到徐阶发声,心知这场热闹是要结束了,则是纷纷望向了徐阶。

林晧然发现杨博不怀好意地望向自己,只是他的眼睛并没有躲闪,而是平静地迎向了对方。杨博得宠不假,但这却是基于大明选择防守军事战略,他的金身并不是牢不可破。

徐阶并不是一昧的老好人形象,这时亦是端起首辅的威严沉声道:“这里没有人祸乱朝政,亦没有人尸位素餐,更没有人得位不正。今日咱们聚会于此,并不是为争吵而来,而是要到此进行议事,为大明选出能臣治理好地方!”

“元辅大人所言极是!”雷礼的态度端正,对着徐阶恭敬地拱手道。

杨博的脸色仍然不好看,但却是没有选择吭声,自然不可能跟徐阶对立。他的势力主要在兵部,而在当下的朝堂中,却还有很多地方要依仗于徐阶。

徐阶将二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这才望着大家做出决定地道:“若是大家没的意见的话,那么就依林侍郎所言,撤去赵炳然浙江巡抚的职务!”

赵炳然算是郭朴的人,现在跟杨博的关系甚密,众人的目光则是望向杨博。只是杨博刚刚吃了腻,加上对方的理由充分,令到他亦是只能冷面相对。

严讷和李春芳等人交换了眼色,亦是纷纷表示认同。

徐阶看到众人的反应,便是当机立断地道:“那就依林侍郎所言,撤去赵柄然浙江巡抚的职务,再任命一个浙江巡抚吧!”

众人听到这里,却是不由得望向林晧然,这个事情还真的给他办成了。

徐阶自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浙江巡抚放在心上,扭头望向林晧然直接询问道:“林侍郎,不知你可有推举的人选呢?”

众人则是望向林晧然,却是不知林晧然会不会避嫌。

“既然杨尚书都说举贤不避亲,那么下官推举通政司右佥事张伟可担此任!”林晧然望了杨博一眼,便是进行推举道。

虽然他很想安排更有锐气的官员出任九边督抚,但东南的稳定和繁荣同样重要。只要守住东南的开海成果,便能保障住大明的财政,从而拥有征讨俺答的资本。

众人听到果真是张伟,却是不由得相视苦笑。

刚刚他们还疑惑张伟为何“临阵脱逃”,敢情人家早有了谋算。如果没有刚刚的“临阵脱逃”,那么现在就会暂时失去参选的资格,从而给别人捷足先登。

徐阶亦是爽快之人,对着吴山淡淡地道:“吴尚书,那就再廷推浙江巡抚吧!”

现在人员都在这里,直接进行廷推,无疑能减少不少麻烦。

“元辅大人,按着延推的规矩,至少要有两名候选官员方能进行投票!”吏部尚书吴山的眉头蹙起,显得一本正经地道。

众官员听到这话,亦是纷纷点了点头。

徐阶轻叹一声,却是做出决定道:“那就让提学御史徐爌参与此次候选吧!”

听到这番话,不少人当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却不知徐阶推出徐爌是想要争夺浙江巡抚,还是仅仅让徐爌陪推,已然是纷纷观察着徐阶接下来的举止。

虽然大明有南北卷,令到北方士子亦是能够顺利入仕。不过在数量和质量上,南方士子已然是更优于北方士子,而这种分化慢慢反映到朝堂大员身上。

两位阁位、六位尚书和十二位侍郎,除了兵部尚书杨博,几乎都是南方籍贯的官员。昔日的高拱之所以能够进裕王府讲学,未尝不是嘉靖未雨绸缪,故意扶持一个北方籍贯的官员。

南强北弱,在廷推中格外的明显。

吴山作为清流的领袖,林晧然代表着大明的未来,却是悄然地影响着在场的官员。

当徐阶没有进一步的暗示后,很多官员都没有将票投给徐爌,致使徐爌再次获得两张选票,货真价实的陪跑人员。

第二场廷推结束,此次会推算是拉下了序幕。

徐阶当场写下奏章,让一名宫人将廷推的结果送给嘉靖审批。

虽然廷推是大臣的决议,但同样需要皇上同意,皇上则是有权驳回,或者是从几个名单中选取一人,仍然拥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若是遇到贤明的皇上,廷推结果往往就是最终结束,但摊上嘉靖这种刚愎自用的皇上,很多时候都可能出现变数。

不过嘉靖的精力终究有限,加上他采用的是典型的抓大放小的权术,主抓的是内阁和几位尚书的等重臣的人事权,这地方巡抚的人事权却是乐于交由官员廷推。

事实亦是如此,徐阶的奏疏送到万寿宫,下午时分便下达了两道任命圣旨。

河南右布政使王崇古升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,通政司右参议升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浙江,朝局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杨博虽然将自己的儿女亲家王崇古推上了宁夏巡抚的位置,但林晧亦是将自己的同乡兼同年推到了浙江巡抚的命上,可谓是旗鼓相当。

次日上午,阳光明媚。

杨博来到了首辅值房,却是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元辅大人,雷礼跟吴山恐怕是沆瀣一气,咱们可不得不防啊!”

经过一晚的静思,令到他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威胁。他早已经林晧然觊觎兵部,只是一直以为林晧然身后仅是吏部尚书吴山,但却没想到工部尚书雷礼跳了出来。

若是吴山和雷礼联手,加上一个前程不可限量的林晧然,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。兵部这一亩三分地,怕是要遭到对方的渗透了。

正是如此,他需要拉拢住徐阶,由徐阶出面将这个势力瓦解,最好是将工部尚书雷礼踢出朝堂。

徐阶正在票拟奏疏,如何不知杨博的用意,却是云淡风轻地道:“杨尚书,他们都是皇上所宠信之人,你莫不是以为老夫能免他们的职吧?”

不说吴山的地位和声望,雷礼能够在严嵩倒台仍然能够稳坐工部尚书的位置,自然是少不得皇上的宠信。跟着军事离不开杨博一般,督造工程同样离不开雷礼。

如果没有充分的罪证,哪怕徐阶想要除掉这二个人亦是不可能之事。

“我就不相信雷礼督造这么多工程,他的手会干净!”杨博的目标是雷礼,当即笃定地说道。

徐阶心里微微一动,却是抬起头道:“如若不信,那你尽可调查!”

“好!元辅大人,那你静候佳音便是!”杨博要的便是这个答案,却是当即转身离开道。

徐阶目送着杨博离开,眼睛亦是闪过了一抹忧色。

林晧然的成长超出了他的预期,对方并没有急于谋取更高的职位,而是选择培植党羽,却是比吴山还要令他感到不安。

 推荐阅读: 纵横图 大宋枭途 山狼 我的三国有些乱 穿越了的学霸 穿越之大唐万户侯 九域神皇 医入白蛇 最后的三国2:兴魏 一世葬,生死入骨 邪龙狂兵 三国之蜀汉我做主 
 猜您喜欢: 传奇再现 青璃剑 千机殿 锦衣春秋 间客 五零俏花媳 诸天行游记 抗战之第十班 快穿反派老公有点苏 绿荫王牌少帅 妖孽来袭:逆天小凰妻 仙道凌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