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美
笔趣美 > 其他类型 > 迷毂 > 第两百三十一章 道法自然

夜深了,采薇被送回了自己的闺阁里。虽然仅仅十岁,可是虔来掌门廉镜珲与其侠侣雪瑶之女采薇,自然是千金大家,仙门中的后生翘楚。而采薇,天资甚高,也更让人寄予厚望。

廉镜魂踏着月色回了房间,里面的烛火摇曳,映照里面对镜端坐的婀娜身影。

雪瑶还没睡,她每晚休寝之前,都会对着铜镜仔仔细细瞧着自己。廉镜珲知晓她,怕变老。岁月一日日地流淌,她就像所有的女子那般,怕成了青丝变白,华年老去的模样。

廉镜珲推门进去,雪瑶好像沉浸在铜镜的倒影里,顾影自怜?不,他知道,她只是希望时光停驻稍许。那人没回来,十年稍纵即逝,可她不认命,还在心中牵挂着,希望那人回来的时候,再见,她还是曾经的那个雪瑶师姐。

廉掌门转身关上了门,他竟然开始学会不生气了。因为无论他如何生气,陈潇的影子,都难以从雪瑶的心底抹去。他和个死人计较,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。

还不够累吗?

“睡吧,天色很晚了。”廉镜珲抚着娘子的肩膀,这般温柔说道。雪瑶从铜镜里看到了他,十年了,他们就这样做了十年的夫妻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明明貌合神离,可他对她关切的眼神不是假的。

廉镜珲,也是傻瓜……雪瑶细细看着他。

更没想到,当初那意气勃发的廉大师兄,会为了这个家,做到如此地步。明明满腹怨言,却隐忍不发。

然,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雪瑶,眼底还是冷冷地,十年来,坚冰未曾有些许融化过。心冷至此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或许,只有那初心的人才能融化她,其他人,在她看来都是一样的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“你看,我又长了根白头发。”雪瑶瞧着镜子里的廉镜珲,说道。

“啊?”廉掌门有些受宠若惊,雪瑶很久没和他这般说过话了。有些小儿女的情长味道。他一愣,旋即有些手忙脚乱,雪瑶这是让他如何?

他想了想,正要上前帮她把白发给拔了,可娘子却抓住了他的手,这让独守空房很久的廉掌门,顿时都震楞了神色。温度攀高,心口都滚烫了起来。

这是作甚?雪瑶想通了?

“镜珲,你若是真的爱我,便把师祖留下的仙丹给我吧!这仙丹乃是师祖为救小胖而炼成。虽当初对起死回生差了些法力,然永驻青春定是可以的!”这双眼,多少年没有这般脉脉温情看向了他。

廉镜珲的心神都恍惚了一下,他还一直希冀,雪瑶还是以前的那个雪瑶。喜恶挂在脸上,坦坦荡荡,无需这般迂回婉转,躲躲藏藏。

然多年夫妻,若说有什么长进,那便是不消多言,便能直抵对方心意。他好一会才回过神,听清楚了,想明白了,难免,眼中全是失望和苦意。

“今日,采薇才和我提起。过两日又是其他仙门上山,众口铄金讨伐我这虔来掌门的日子,她心疼我,还劝我把仙丹吃了,如此,才能目中无人,顺者昌逆者亡啊!”廉镜珲坐下了,他将女儿的童言无忌挂在嘴边,嘴角噙笑,笑得很甜。

“呵,那你呢?其实也想吃吧?”师祖海弥活了一百二十七年,若不是想强行催醒重伤归来的小胖,他也不会驾鹤西去。油尽灯枯,耗费了毕生的法道灵力在陈潇身上,又怕自己过世后无人能照顾小胖。特意练就了一颗仙丹,想要有起死回生之效。

幸好,这仙丹倒是没失踪。就在现任掌门廉镜珲的手里,许多同道眼馋的,也就是这师祖海弥留下来的一星半点的有用之物。

没成想,雪瑶头上的这零星白发,原来还要用这弥足珍贵的师祖遗物来治。当真,是今时不同往日。

“雪瑶,其实我们女儿都那么大了,我们两个相守一生慢慢变老也很好。很苦呢?人,终究抵不过时间的。”廉镜珲抚了抚娘子的长发,这般语重心长道。这十年,岁月在廉镜珲身上留下了道道痕迹。磨砺着他,让他成了现在的廉掌门。说不上恣意洒脱,傲视凡尘。可他无愧于心。这样也挺好,不是吗?

“你不肯啊?”雪瑶一把推开了他的手,她的眼神陡然凌冽起来。不依着她的心思,她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“雪瑶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凝视着她,自小相识,如今却很是陌生。好似,他都有些怕了这人。

按住娘子的肩头,廉镜魂让她切莫胡思乱想,轻举妄动。这十年来,若是个错误,却也早已经木已成舟。

“干什么?我不过就想青春不老,怎么了?你看看我的白头发!我有白发了!这才十年,要是再过十年,我是不是就老得让人认不出来了!”突然,掌门夫人的厉声反问,让让宗师殿外执剑而过的弟子频频回头。不过一看里面的动静,好像又两耳不闻,就这么不吭声地过去了。好似什么都没发生。

他们早也已经习惯,掌门夫妇这深夜斗嘴的情况。

“看什么看?还不走?”詹鸿今晚守夜,他一下撵了把年轻不懂事

的后生,没见过大场面,便是如此小题大做。往宗师殿里瞧热闹?

“噢噢!师兄啊,我这两天都有些后背发凉的。是不是公祭之日快

到了,所以格外瘆人?”小弟子头次巡夜,见识到了掌门夫妇不和,疾心头直跳。望着这漆黑的夜,萧索的风,被严加看守的八宝栖灵塔,那便是更加竖起了汗毛。

哪里看着,都像是有邪祟暗手出没。

“胡说什么?十年前殉道的都是仙门英烈,哪里会来找你这小儿科

的晦气?”詹鸿被这人黏糊得难受,抵了一把,结果师弟靠得更加

近了。他害怕。

“不是啊师兄,我听说以前就有妖怪闯过咱们虔来。来去无阻,熟

门熟路。听闻,是那太师祖最为中意的徒孙陈潇,离经叛道豢养妖

邪?然而太师祖,竟然还想将虔来门交到此人手里?”

走夜路,似乎讲讲夜话就没那么害怕了。

“雪瑶,人总是要老的,你修的是自然道,道法自然,为何如此桎

梏?!”一声怒吼,还没等詹鸿回应小师弟的道听途说。后面的宗

师殿变传出了如此咆哮。。

他们师父廉镜珲,真的生气了。

 推荐阅读: 侯门嫡女:毒妃倾天下 姑娘她戏多嘴甜 云跃农门 快穿:反派大佬的狗腿子 快穿之反派boss求别撩 农女的锦鲤人生 帝少专宠:娇妻,放肆撩 何处时光可回首 那个大佬回来了 惹火甜妻:理事长,别太猛! [综]古刀谈 七个大佬争着宠我 
 猜您喜欢: 我有一个祸水群 少年行 戏精打脸日常 混在九叔世界的日子 鬼医狂妃 我们是兄弟 你是我买的小媳妇 神医倾城:妖孽世子妃 极限恐惧 独闯天涯 神农小医仙 淮东以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