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美
笔趣美 > 武侠修真 > 万古仙穹 > 限免 第二十七章 群雄共灭暝

伏羲借河图之躯,勾动天下气运,引众生意志而来,随妭冲击暝的天道意志!

众生感受不深,只有少许人,忽然感到脑袋微微一沉,却不明所以。

不过,气运如此引动,三大气运海之主,自然各有感应。

古海本体在地底隧道中穿梭,顿时感应到气运海好似被引动一般。

“气运海?河图?下面又出事了?”古海脸色一沉,加快度了起来。

自己的气运海,除了自己,也只有河图可以微微拨动,古海顿时猜到下方的危机,直冲而下。

地心空间。

烛龙三魂,化为三千大道,此刻的烛九阴也能勾连三千大道,烛九阴的意志虽然比不了当年的烛龙,但,也有烛龙意志的雏形,此刻勾连三千大道,意志直达天意,是为天道意志。

而妭得伏羲之助,引众生意志汹涌而来。

天道意志vs众生意志。

“轰~~~~~~~~~~~~~~!”

一声滔天巨响,整个地心空间顿时地动山摇。

这一次,妭的意志没有被冲垮,而是顽强的挡了下来。甚至让暝的意志也一阵颤动。

“什么?不可能,没人可以达到如此意志,妭,你的意志怎么回事?”暝吼叫道。

妭此刻第七魄一阵颤动,艰难的挡下了暝的意志冲撞。

“呵,没有人?真的没人能达到我这程度吗?我不是做到了?”妭冷笑道。

妭并没有告诉暝真相。

“不可能的,除非当年的卅!除了卅,谁也别想与天道意志相撞!”暝冷声道。

“轰隆隆!”

妭的众生意志不断跳动,一次次冲撞天道意志。

可,如此庞大的众生意志,也只是与天道意志持平。

“我明白了,你这是众生的意志?有人在帮你?”暝陡然惊怒道。

“呵,帮我,不管是不是帮我,你的天道意志,此刻失效了!”妭冷笑道。

两股意志诡异的平衡,却谁也不敢撤离。

就好像两人在对剑僵持,天道意志是暝的剑,众生意志是妭的剑,谁撤剑,就要被对方的剑杀死。谁也不敢撤力。

“好,好,好,众生意志?哈哈哈哈,居然能调动众生意志?应该就是那什么河图吧?这么完美的配合,说明,河图,就在附近?”暝冷声道。

“哼!”妭一声冷哼,自然不愿说明。

“引路飞蛾!”烛九阴陡然一声大喝。

“在!”唯一活着的奴才,驼背老者恭敬道。

“给我找,找到河图,将他诛杀!”烛九阴喝道。

“是,主人!”驼背老者应喝道。

“轰!”

驼背老者瞬间变成无数飞蛾,冲向四周一众隧道。

仅仅冲入一众隧道的瞬间,就忽然看到了伏羲正努力的引动着寿阵,河图作为勾连众生意志的节点,正昏迷在寿阵之中。

“找到了,哈哈哈哈!”一个飞蛾忽然大笑道。

“呼!”

飞入各大隧道的飞蛾,顿时全部聚到了一起。

“主人,我找到了,是河图,还有一个寿师,我马上将他们诛灭!”驼背老者兴奋的叫着。

踏步,驼背老者到了伏羲不远处。

伏羲脸色一沉,因为,伏羲在全力引动阵法,根本无法分心抵抗。只要一撒手,那边妭就彻底完了。

伏羲无法出手。

“呼!”

无数飞蛾先飞向了河图。

河图似乎感应到了危机,汗毛一竖间,清醒了过来。

清醒过来的瞬间,顿时看到无数飞蛾扑来。

“飞蛾?什么情况?”河图惊叫道。

“来杀你!”驼背老者冷笑道。

“杀我?”河图一激灵。

“啊,主人,救命,救命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!”河图惊悚的叫喊而起。

“抱歉,我无能为力!”伏羲微微苦笑道。

无能为力?

河图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“不~~~~~~!”河图含着泪,绝望的惨叫之中。

我怎么这么倒霉啊!

眼看,无数飞蛾就要将河图淹没了。

却在此刻。陡然一股吸力传来。

“轰!”

滚滚飞蛾,瞬间消失一空了。被收入某个小空间一般。

“什么?”驼背老者脸色一变。

却看到,伏羲、河图面前,忽然多出了一个男子。

“伏羲,希望我没来迟!”男子微微一笑。

“古海?”驼背老者瞪眼惊叫道。

“圣上,你来的太及时了,太好了!”河图激动不已。

但,众生意志太过强烈,在确定安全之后,河图眼睛一翻,又昏死过去了。

“来得及,足够了!”伏羲却是大笑道。

驼背老者却是脸色一变,看到古海到来,调头,向着原路逃窜而去。

“朕来了,你还想走?”古海本体露出一丝冷笑。

探手一指。

一道开天斧意,瞬间冲过驼背老者身体。

“不!”

“轰!”

驼背老者瞬间一炸而开,被一劈两半了。

“伏羲,你可还好?”古海看向伏羲。

“我没事,只是无法帮你了,这里情况是…………!”伏羲简略的将自己所做对古海说了一遍。

“呼!”

就在此刻,一股寒风直冲而来。

却是暝听到驼背老者忽然一声惨叫,感应其被杀了,顿时恼羞成怒。

隧道洞口不大,烛九阴自然无法进入,但,其右眼却到了隧道洞口。

右眼为月,寒气四射,眼睛探到洞口对着深处望去,顿时一股寒气直冲古海三人而来。

“来了!”伏羲脸色一变。

古海脸色一沉,顿时看到一个着银光的浩大眼睛。

“破!”

古海探手一点,又一道盘古斧意直冲而出,向着那眼睛而去。

“古海?”烛九阴一声怒喝。

盘古斧意冲来,烛九阴就知道危险,顿时闭起眼睛。

“轰!”

眼皮撞上盘古斧意,顿时一颤间,挡住了盘古斧意。

不过,就算如此,烛九阴的眼皮也是一阵疼痛,向后退了退。

古海踏步,出了洞穴,站在地心空间,看着面前浩大的烛九阴。

“伏羲,烛九阴现在什么状态?”古海叫道。

“烛九阴意志被妭牵制了,现在,是暝的意志操纵烛九阴肉身,暝挥不了烛九阴全部力量,趁此机会,尽快重击其眉心!”伏羲叫道。

“眉心?”古海盯向烛九阴的眉心。

“不错,眉心,暝化为烛九阴右眼,它的意识就融入烛九阴眉心了,在眉心空间,灭暝之意识,暝就死定了!”伏羲叫道。

“好!”

一声应喝。探手,古海取出盘古斧。

刚才盘古斧意冲出,居然不能斩破烛九阴的眼皮,古海就知道其强横。

“开天斧?哼,你是古海本体,你不能使用虚无之力吧,三千大道,听我诅咒,我要古海,全身腐蚀,立刻化为血水!”烛九阴一声高喝。

“昂!”

伴随着一声龙吟,其后背之上,三千大道忽然一颤,形成一股浩大之威向着古海涌来,这一次的诅咒,威力极大,似乎形成一道七彩光幕,向着古海笼罩而来,让古海无处可逃。

“诅咒?”古海脸色一沉。

手中盘古斧轰然斩出。

“呼!”

盘古斧居然穿过了七彩光幕,好似没触碰到一般。

“那是诅咒,三千大道形成的巨型诅咒之光,古海,你快跑!”伏羲脸色一变惊叫道。

逃?躲避这诅咒之光?

即便伏羲看到,也脸色狂变,知道这诅咒之光的威力,直接将人诅咒致死。

“不用!”古海一声冷哼。

探手一挥,掌心顿时多出一盏烛世青灯。

猛地一催动,烛世青灯顿时冒出滚滚青色火焰,瞬间迎向七彩光幕。

“轰!”

顿时,那七彩光芒被挡了下来,在熊熊燃烧之中。

“烛世青灯?”伏羲眼睛一亮。

“什么?烛龙之火?”烛九阴陡然一声怒吼。,

烛九阴口中,也有一支蜡烛,烛火就是烛世青灯的火焰,烛火点亮世界。自有无量威力。在地下血城,古海也曾用过,烛世青灯的火焰,可以抵挡诅咒之气。

诅咒之气能抵挡,这诅咒之光,自然也挡了下来。

“再来!”

烛世青灯浮在古海肩膀之上,古海手执盘古斧,再度斩向烛九阴。

“破!”

一个浩大的斧罡,轰然直冲烛九阴而去。

“昂!”

烛九阴脸色一沉,顿时用龙角撞来。龙角撞出,顿时冒出大量雷电炸向古海,雷电化为雷龙,似乎要毁灭盘古斧罡一般。

盘古斧威力浩大,瞬间炸碎了雷云,轰然斩在了烛九阴的头顶。

“轰~~~~~~~~~~!”

一声级巨响。

烛九阴猛地一退。而古海手执盘古斧,看着烛九阴却露出惊骇之色,因为,盘古斧虽然没能达至最巅峰时威力,但,也曾经斩过六道仙人的上天之眼啊。

可此刻,仅仅斩开烛龙头顶的一小块鳞片?

只取到这点效果?

“昂~~~~~~~~~~~~!”

烛九阴顿时咆哮而起。

“古海,你找死,你找死,看我要你之命!”烛九阴一声咆哮。

“三千大道,听我号令,无量大地,无尽地火,全部调度,随我淹没古海!”烛九阴再度一声大喝。

后背大道猛地一颤。

“轰~~~~~!”

地穴四方,瞬间被无穷地火淹没,那滚滚地火,制造出滔天岩浆,犹如天崩地裂般向着古海倾泻而来。

大地下,地心空间之上,那古海一路见到的血海,全部化为无量火焰,火焰炙热,犹如太阳高温,犹如奔雷般迅猛,要瞬间将古海彻底淹没一般。

“小心!”伏羲叫道。

古海脸色一冷,探手取出装天葫芦。

“收!”古海一声大喝。

“轰!”

外界,涌入如奔雷般的血海地火,瞬间被装天葫芦全部收取而起,装天葫芦吸收,一切纷扰尽去。

“什么?装天葫芦,烛龙的装天葫芦,不是被卅打碎了吗?”暝惊叫道。

“开天!”古海手执盘古斧,再度一声大喝。

这一次,不是刚才的威力了,这一次,古海身后还有着七百大道浮出。

七百大道之力,携带浩瀚之威,涌入古海体内,帮古海催动盘古斧,施展出一道毁天灭地的斧力。

“轰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!”

巨大的撞击,让阴间南海的海水,瞬间炸的冲天而上。

阳间、阴间的一众强者,尽皆脸色一变,多少强者目光瞬间聚焦阴间南海。

古海面露狰狞,全力催动,威力何止是庞大。

这一次,不是斩开一块鳞片了,而是轰然从烛龙的眉心之地,劈了进去。

斧力,直冲烛九阴眉心空间的暝之意识。

外界的伏羲眼中一亮,那昏死过去的河图再度醒来,看着画面中的一切,当时就傻了。

“古圣上?太,太恐怖了吧!”河图被惊得浑身直颤。

“昂~~~~~~!”

烛九阴痛苦的一声咆哮。

“古海,古海,我要你死,吼!”烛九阴痛苦中张开大口,要将古海吞吸下去。

但,古海手指盘古斧,却死死的顶住烛九阴的眉心空间。

一股大吸力吸来,要将古海卷入烛九阴口中一般。只有这样,烛九阴才能反败为胜。

“暝,你能控制烛九阴,我也能,你信不信,定!”古海探手一指。

“嗡!”

古海指头射出一道金光,瞬间点在烛九阴的口中。

烛九阴的身体,猛然一顿,好似中了定身术一般,一动不动了。

“什么,怎么可能,古海,你做了什么?为什么我动不了了?”暝的声音从其眉心传来。

“这是烛九阴肉躯,传音给元始天尊的秘法,本来指望元始天尊来解救它的,如今,只能我来了!”古海沉声道。

“什么?肉身传出克制自己的秘法?不可能,我就是烛九阴,我怎么可能传出克制我自己的秘法!”暝惊叫道。

“你是烛九阴一部分,可烛九阴不是你,它的每一块血肉之中,都有着烛龙的印记,你想要利用烛九阴毁灭世界?烛龙印记怎么可能同意?自然想办法要克制你!”古海冷声道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暝惊怒不已。

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暝,你的意识在烛九阴的眉心空间吧。妭的众生意志,封住了你调动烛九阴的大部分能力,小部分能被你调动的能力,也被元始天尊这秘法封住了,你无力可用,我的开天斧,更将你堵死眉心空间,你将无处借力,无处可逃!”古海瞪眼喝道。

“无处可逃?哈哈,不,你错了,我现在虽然什么都做不了,但,我很安全,我看你是否敢撤去开天斧和元始天尊秘法,我看妭是否敢撤去众生之力,你们只要移动一分,我将逆转一切,让你们不得好死。你们都不能动了,而我,却在这里很安全!”暝大笑道。

“不,你并不安全,最少,还有一股意志,要灭杀你!”古海冷笑道。

“还能有什么意志闯进来?”暝不信道。

就在暝不信之际。烛九阴体内,常明通过头上的绿线,顿时,一股意志直冲内部的暝而去。

“轰!”

常明的意志,冲击暝的意志。

“什么?那蝙蝠还没死?哼,臭蝙蝠,你的意志也想与我的意志争锋?不自量力!”暝冷笑道。

没了烛九阴的意志相助,暝的意志依旧无比强大,顿时向着常明意志冲击而去。

“不是一个臭蝙蝠,而是古之仙穹的众生意志!”古海本体一声冷喝。

说话间,古海如伏羲那般调动古之仙穹众生意志,古海就是古之仙穹之主,这调动起来却是容易,古海、常明以大瀚气运为节点,自然能连接之上,古海顿时将众生意志通过气运海传递给了常明。

顿时,如大河般意志,随着常明,轰然重击暝之意志。

“不!”

“轰~~~~~~~~~~~~~!”

暝之意志,轰然爆碎而开。

“成功了,圣上,暝的意志崩散了!”常明大喜道。

常明旁边,骷髅古海脸色一冷。

“不,还没结束!”骷髅古海冷声道。

顺着外界盘古斧斩出的伤口,骷髅古海一催动。

“轰咔咔咔!”

烛九阴体内,顿时冒出一根根尖锐的骨刺,瞬间刺满了烛九阴体内各处,当然,骨刺对烛九阴肉身伤害不大,仅仅从肉身粘膜缝隙穿过。猛地一展,将一个蓝色光团逼到了骷髅古海之处。

骷髅古海一翻手。

那光团被收入了掌中虚无界,光团之中,却是一只银色的蟾蜍,露出惊恐之色。

“古海,不,不!你们这群强盗!”蟾蜍惊恐的叫吼之中。

“意识崩碎?残念裹着三魂遁逃?没用的,这么多人看着,你如何逃得掉,暝,再见了!”骷髅古海冷声道。

冷声之中,掌中虚无界顿时冒出无数黑气,猛地一绞杀。

“啊~~~~~~~~~~!”

掌心传来暝的一声惨叫,即将消耗一空。

眼看,自己就要完蛋了,暝露出无限悔恨绝望之色,自己忙了数百万年的烛九阴,难道要便宜这群人了?自己在给别人做嫁衣?

“不,我就是死,也不会让你们得到烛九阴的,没有我,谁也别想拼凑烛九阴。太极之道,烛龙之法,破破破,破~~~~~~~~~~~~~~~!”暝最终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吼。

“轰咔咔咔!”

却看到,外界的巨大烛九阴,忽然间周身出现无数裂纹,昔日如何拼凑,如今逆反破碎而开。好似要一瞬间,化为无数碎片一般。

“死吧!”骷髅古海一声冷哼。

“轰!”

暝彻底被虚无之力消无了。

 推荐阅读: 师叔无敌 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 六道仙尊 不朽剑神 天极轮回 赝太子 大明佛 我在江湖兴风作浪 修真大工业时代 万象之主 真灵九变 凌天剑神 
 猜您喜欢: 万万不可 我的ar女神 我是神界监狱长 帝王盛宠:绝世皇子妃 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 我的英雄是不死的 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 诸天尽头 帝火丹王 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 万道龙皇 汉当更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