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美
笔趣美 > 武侠修真 >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> 第600章 祸水东引

第600章祸水东引

陆寒不假思索,张口就喷射出一道光霞,顷刻间在几十丈外化为金色大网,锋利的罡刃遍布,还有雷弧乱动电芒狂弹。

‘噗嗤!’

‘滋滋啦啦……!’

“嗯哼!”

先是一声闷响,谢幕李喷射出的东西,直接打在电网之上,立即响起滋滋啦啦的沸腾灼烧声,随后就听到痛哼从对面响起,虽然很微弱。

此刻才打来的竟是一条黑红蜈蚣,是邪芒所化充满阴暗,长度足有五丈,獠牙外露含有阴毒,但和电光接触,如同遇到天地,被克制死死的。

身躯立即消融大半,锋利乱刃一拥而上,眨眼将将剩余部分粉碎干净,邪芒化物就需要神魂了,被抹杀之后产生损伤,就算大罗神仙也得承受刺痛之苦。

两个巴掌对击,自中医平分秋色收场,剧烈湍流快速旋转,当达到极限,就猛然间从内向外爆炸开来。这第一回合交手,陆寒占了上风,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便宜。

他内心却凝重无比,可几乎试探出对方的庐山一角,其实力恐怖的匪夷所思,能轻易跨界而过的,就注定绝非凡俗之辈,还好只是一具魂影。

否则任何本体降临,根本不用打,陆寒都会开启最强遁速逃跑,并非经验欠缺,根本原因是这具肉身无法承受,超强神通之下,要么弄死对方,结果导致身体自我崩解,要么被对方打爆。

这时,明显有一股愠怒,推动出狂风汹涌而来,那里面兴起的杀意,如同寒渊降临,这具魂影真的动了肝火,收起方才的鄙夷和不屑。

那具暗灰色的躯体,忽然微微明亮,胸膛上鬼物图案,更是琉璃起阴森怪芒,看一眼就神魂恍惚,黑红色鬼物逐渐栩栩如生,想要挣脱束缚一跃而出。

晦涩召唤之音,同时从大口里吐出,似乎鬼王即将降临,周遭虚空顿时被可怖力量填满,虚空震荡嗡嗡低鸣,狂暴气息一肉眼可见速度攀升。

随着咒语接近尾声,魂影两条臂膀上,原本铭刻的白色妖莲,在这时尽数闪耀,并且各自溃散一朵。也在刹那间,胸膛图案的鬼物猛然活跃起来,阴森重重的发出一声哭嚎,苍穹上黑云翻滚,立即降下一片灭世雷暴。

几乎有足球场大小的雷幕,全部狠狠轰击而下,目标就是高大魂影,似乎感应到鬼物的邪佞,想要一举荡平阴鸷戾气。

但魂影看也不看,一只大手向上挥了挥,就在头顶凭空凝聚出万丈灰色光幕,那些滚滚霹雳打在上面,立即炸出大片狼烟,如雷竹纷纷开裂,咔咔咔化为强光,但就是未能突破分毫。

那两朵妖莲,似乎就是封印关键,鬼屋一朝得到自由,将会释放压抑许久的怨恨和贪婪以及毁灭力,现在基本已经证实,那兴奋的呼啸声,已经变成疯狂之音,空气中满是暴虐吞噬的意味。

咚——!

如星辰坠落鬼蜮,就连神魂都响起一声闷响,在陆寒面前多出的,是个青色卷毛中钻出两个红色锐角的恶鬼虚影,浑身上下尽是黑色鳞片,大脸狰狞至极。

四只大脚酷似鳄鱼足,一对利爪血迹凛凛,腕部还长出几个小型血手,上下舞动十分渗人,脖颈挂满了骷髅头,就连腿部都拽着无数巨大骨棒,那只独目就印在额头。

‘吼!’

仰天长啸一声,顿时产生洞穿云层的黑额光芒,和密集雷霆相遇,发出刺耳摩擦,几乎射向无尽星源。但下一秒,狰狞身躯骤然消失,似乎从未出现过,但在陆寒头顶,莫名的出现一道凶邪旋涡,暗红色无根无缘。

他的身躯猛然下沉几丈,因为有酷似摄魂之力,正从相反方向闪电抓来,脚下地面探出的巨爪,可以抓碎一座山岳,把周围几百丈内都掌控在其中。

明显属于声东击西,若是普通修士,只需抬抬头看上漩涡一眼,已经被抓的血肉爆碎神魂不活,那股狂暴力量,在巨爪收拢中达到极限,蕴含无限狠绝无情,似乎挂满鬼物千万年的恨。

陆寒举手向天,很自然打出一个法决,他头顶的那轮大月,蓦的射出灿烂光芒,就见头顶暗红旋涡,被一股银白光柱从上穿透,跨越虚空直射而下,瞬间将其罩在里面,并一路向下狠狠打在巨爪中间。

任何东西碰触到银白光柱,都纷纷消融化为气雾消失,无比邪恶的力量,遇到克星般直接溃散,在贯穿天地的威能前只是泡沫。光柱破掉鬼物一击,也喷的原地爆开,炸裂成亿万星光,将无论黑红旋涡,还是残存鬼爪,都一举带走不留残余。

“嗷——!”

魂影面前,那鬼物又在原本站立之处出现,但凄厉嚎叫撕裂虚空,一只臂膀完全消失,并且身影黯淡许多,几乎一碰就破。

与此同时,魂影接连倒退了几步,胸膛图案同步变浅些许,那具庞大身躯还矮了一成,但恐怖气息仍然汹涌。

对比明显不同的,是陆寒全身肌肤发亮,几乎可以看得通透,无论经脉和骨骼,都被纯洁银色光泽浸泡,就连血液都仿佛水银滚动。大月之下宫殿再次凝实些许,一副广寒阙再现的美景,在星云托起时让人入迷,似乎自成一片仙界。

“找死!本圣君受六族之托,就算动用古老本源,也要把你这小虫摸去,再有神通也是下界之人,还能强横到哪去,我却不在法则压制之内。”

‘啪啪……!’

只见魂影抬手,互相在两只粗壮胳膊上反复拍打,每次打完之后,就有一朵妖莲溃散,紧随变化的就是鬼物,不但失去的巨爪再次出现,而且身躯凝实数倍,已经成为本体存在般的巨鬼。

“你来自深渊至极,你是咆哮之王的化身,你有无比尊贵之名,这一战后,鬼尊之位将无可撼动,去撕碎他吧。”

酷似地狱吟唱,魂影一边嚅动咒语,一边抬手指了指对面陆寒,至少有六道白光,尽数从鬼物头顶没入其身躯,鬼物立刻产生了近似疼痛的颤抖。

但换来的却是接近压碎虚空的气息,只见狰狞巨鬼一阵吼叫,就产生无数股音波,化为无数罡风,足以让化神期修士身首异处,仅仅跨出一步,就涌出不亚于上玄境的凌厉气势。

就见鬼物伸展开身躯,将血盆大口舔了舔,非常恶毒的盯了陆寒一眼,但露出更多的是忌惮神情,直接没了下一步动作。

“怎么?解开了你的六成封印,还嫌实力不够吗?速去速回!”

‘………’

“放肆!你还想要怎样,难道想违抗本圣君之意,别忘了魂之所制,那种痛苦就算神魔也无法承受。”

“吼——!”

鬼物勃然大怒,回头对着魂影就是一声暴吼,狂猛冲击波产生强大冲击,但被一股诡异力量隔绝开来,魂影大吃一惊,顿时就要发动雷霆之怒。

却见鬼物猛一跺脚,身躯便从原地猛烈爆炸而开,周围虚空竟然产生微微错位,产生了一道黑红圆环产生,还有无比妖异的黑柱从圆环中浮现,仅仅微微闪动,接着就到了陆寒近前,已经忽略空间距离。

这一击果然奏效,精准无比打在陆寒身躯,将晶莹肉身直接打爆,头顶那轮大月,以及虚幻的广寒宫阙,全部崩解化为虚无。还有恐怖波动猛然散开,附近几座丘陵山峦顿时剧烈晃动,地面一阵猛颤,残生许多下场裂缝,弯弯曲曲如蜘蛛网般。

咦?远处的魂影顿时惊讶,但充满质疑的一通乱扫,满脸绝不相信,下一秒就将身躯转动,并果断向所有方向打出十几拳,无数股刚猛力道,铸成汹涌罡芒盾牌,把自己护在里面。

果然在他斜上方,天地元气动荡中,陆寒在虚无中跨步而出,充满赞许看着魂影,烈烈罡风中,右手已经抬高半尺,趁机突袭未能如愿。

但接下来的一幕,恐怕让魂影瞠目结舌,就见陆寒迅疾转身,直接发动瞬移神通,眨眼到了将近百里外,然后不加停留,奔着正西方狂遁而去。

“跑了?休走!”

魂影顿时一呆,有点不可思议的呐呐着,这才刚交手,连平分秋色都不算,竟然拔腿开溜,岂能你如你所愿。

只见他硕大身躯猛烈一晃,地面都跟着崩溃数里,然后体表强芒狂闪,立即缩小了无数倍,只剩下不足三丈高,一个模糊就彻底消失。暴击陆寒却扑空的鬼物,独目闪过一丝犹豫,然而还是化为滚滚黑烟,几个扭曲就紧随而去。

…………

西荒,此时遍地狼烟,曾经风光无限的两大巨成之一,苍雷城外围已成废墟,原本坚固城墙支离破碎,一只仅仅不足六千多的影哭军团,已经把内城团团围困,正进行猛烈打击。

楼宇破碎高塔坍塌,浓烟火焰四处都是,焦糊味道刺鼻熏眼,残缺肉块屡见不鲜,血腥气息弥漫许久。

正方形的内城,仅有不足三百里,是属于修仙者的聚集地,这里在平时基本为坊市,还有交易行和修士特庸酒肆茶坊,此刻遍地空巷,还处处破败残桓断壁。

一道厚重的光幕,正强光闪烁炯炯,承受着万千次狠狠捶击,每隔数百丈的虚空,仅有十几个身影组成团队,将法力徐徐注入光幕,尽量加强最后防护,都满脸愁容略带苍白。

“城主大人怎么说?飞花岛援兵真的指望不上了吗?”

当一道遁光驰来,为首的化神初期修士,立即沉声追问,还未得到答案,神色已经再次颓废不少。

“启禀队长,最新消息是:飞花岛面临南北两路猛攻,形势更加严峻,那些影哭族很疯狂,就算折损两万多,仍旧一轮轮经久不息,援军无法突围前来啊。”

“滚滚!就知道是这个结果,他们几乎吸收了西荒所有精锐力量,三流以上宗门就投奔了八成,如此推脱延缓,分明要对我等落井下石,哼!”

“我也赞同,咱们城主已经虔诚归顺,他们给足了冷脸仍未放弃,但总归签署了契约,再如此对待投靠者,还有何诚信可言。”

一阵愤怒喧嚣中,前来送信的修士仍然未走,反而压低声音,说出了几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“根据小道消息,飞花岛主那个黄毛丫头,满脸不悦的最大原因是,我们汇聚四万之众,竟然打不过区区玩余影哭,唉!”

“额?”

这句话出口后,十几人顿时哑口无言,一脸羞愧用在脸庞,但转眼消失无踪,那个队长别了几口气,又开始发泄不满:

“我……我们不也抵抗了半个多月了,而且付出上万条性命,飞花岛还想怎样?”

“外面那点影哭族,不也死亡三成多了,而且他们消耗程度,似乎比咱们远远超出不少啊。”

“混账,你到底是苍雷城的人,还是飞花岛蝼蚁,竟敢帮助他们嘲讽同道,向被丢出去化为飞灰不成。”

“啊哈……当然是自己人,诸位道友再加把劲,咱们一定能打败异族入侵的,哈哈哈!”

传信之人立即吓了一跳,赶紧出言奉承几句,一溜烟逃也似的远去了,眼神中却满是讥讽和鄙夷,满含恨铁不成钢的愤慨。

但就如他方才所言,相比这里的防御,飞花岛大战才是重头戏,几乎可以用天崩地裂来形容,攻守双方都全力出手,以至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,残桓断壁处处焦土。

作为西荒仅剩的唯一超级宗门,荟萃万千力量与一处,又是最先巩固防御的飞花岛,护城大阵已经重重叠叠,但最外面的两层已经消失,若大的圆形长度多达三千多里,被数万影哭族包围了三层。

尖锐呼啸和炸裂声,如雨打芭蕉般密集,各种攻击手段前赴后继,堪比万炮齐发,即便进度迟缓也锲而不舍,在大后方还有影哭统帅的咆哮:

“陆寒!陆寒在哪?他为何还未出现?我们已经达到最初目标,为何还未传来大人的指令?”

“难道正要彻底摧毁这个堡垒吗?我们实力不够,差距实在太大啊,谁能告诉我发出的消息都去了哪?”

:。:

 推荐阅读: 永恒国度 锦衣卫之卧底江湖 逆世仙枭 你真是个天才 仙草供应商 太上剑典 我有无数神剑 独步成仙 都市之万界至尊 仙凡同修 冥河传承 觅仙道 
 猜您喜欢: 漫威里的侠客 前方高能 御史不好当 良宠 零一队长 我是万古主宰 史上最强血脉 我乃路易十四 我的贴身校花 修罗武神 三国之老师在此 深空球长